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中国诗赋网的官方博客

www.zgshifu.com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   《中国诗赋网》(http://www.zgshifu.com)隶属于中国诗赋研究会,是对诗词曲赋联有兴趣的文友和网友服务的免费大型诗赋主题网站。以“弘扬国粹,展现文华,骋扬个性,倡导文道,砥砺精神,倾诉心声”为宗旨,集交流性、指导性、资料性、实用性为一体。开站伊始,以打造其丰富性、权威性、广泛性、灵活性为基本目标。她所服务的对象,是对诗赋文有兴趣的网友。

网易考拉推荐
 
 

杀人犯 文:洒家无戒  

2010-02-11 21:55:15|  分类: 小说故事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     一束光亮刺痛我的眼睛,我下意识地用带着手铐的手想挡住那道光。许久,我才看清我的对面坐着三个人,两个男的面前放着很多的纸,一个女的坐着旁边,前面有台像电视机的东西,听别人说,那叫电脑。他们三个都是警察。

    “姓名?”其中一个年轻的男警察问我。

    “王顺。”我不敢再用目光和他们对视,我把头低下,看见脚上的解放鞋还有血迹。

    “家庭住址?”他继续问我。

    “大沟乡劳动村四组。”

    “职业?”

    “农民,现在在城里做瓦工。我就在那个被我杀死的赫老板底下做工。”

    “为什么杀人?”

    “我不想杀人,我只是想要回我的工钱。”这是我的心里话,我真不想杀人,家里穷,平时让我杀一只鸡我都不敢杀,也舍不得杀。

    屋子里静了一会儿,我抬起头,那个年轻的警察正看着我。他站起来,从他身后的柜子拿出一个袋子,里面装的是我杀死赫老板的刀。

    其实,那不是刀,那是我在工地上捡的一根扁铁。我请一个焊工师傅帮我焊了一根钢筋在上面,我给了他一支“大丰收”的烟,他说他不抽,却从自己口袋掏出一支“白沙”烟点燃。焊完后,我趁别人中午都休息的时间我去木工棚,我用砂轮机把扁铁磨尖了,用报纸包好,一直藏在我的床下。我不想用它,我只想用来吓唬吓唬赫老板,我只想要回我的工钱。

    “这是你的作案工具?”那个警察继续问我。

    “嗯。”我点点头。

    屋子里又一阵沉静,两个男警察对视了一下。又过了一会儿,那个年长的警察走到我面前递给我一支烟,帮我点燃,然后坐回他的位置上。他对我说:“说说你的杀人经过吧。”

    我猛吸了一口烟,这烟不是我抽的那种“大丰收”,没有“大丰收”那么呛人,很醇很醇的。

    “其实,我不想杀人。我只想拿回我的工钱!”我又吸了一口烟,“赫老板一直欠着我的工钱,我在他底下做了快一年的活儿。平时每个月他就给我们发生活费,每个月300元,我不喝酒,就抽点烟,别人都有手机,我也没有。我把这些钱也全部积攒起来,我家里有着老娘,媳妇身体也不好,还有个女儿在上学……”

    “说说你的杀人经过吧。”年轻的警察打断我的话。

    “让他说吧。”年长的警察看了下年轻的警察,然后对我说:“你继续说吧。”

    “这不要过年了吗?媳妇的病又犯了,女儿跑到村长家给我打电话,说妈妈住院了,奶奶在照顾,家里把唯一的猪给卖了,还差医药费,让我拿钱回家。”

    屋子里除了那个女警察在敲打着那个叫电脑的东西,没有别的声音。我顿了顿继续说:“我就去找赫老板要钱,他让我等两天。可女儿在电话里说,要是再不给钱,医院就不给治,还要去我家搬东西。我没有办法,就在外面的小卖部给女儿打了电话,让医院等两天。”

    “可等了两天,赫老板却说没钱,还要等几天。我问他等几天,他说他也不知道,上面没给他钱,他也没钱。我又耐着性子等了大概六七天,再去找赫老板,他还是说没钱。”

    “我没有办法啊,我只好跑到医院去卖血,可是医院说我有贫血,不给我抽血。我回到工地上拿了我那把‘刀’到大街上捡垃圾。”

    “你捡垃圾带刀干吗?”年轻的警察问我。

    “垃圾桶里有别人扔的塑料瓶,有时候手够不着,用那个戳。”

    “哦。”年轻的警察对我说:“你继续说吧。”

    “那天我捡垃圾捡到一个叫什么KTV的地方,我看见赫老板搂着一个小女孩走了进去,他跟我说没钱却有钱进那地方,这不是骗我吗?我没有多想,我跟着他进去了,当我推开那道门时,赫老板那双手正放在那女孩的胸前揉捏着,那女孩能做他的女儿,看见我手里拿着这把‘刀’吓得惊叫起来。我对她说,让她别叫,我只是问赫老板要工钱。”

    “可人家赫老板却当我不在似地,继续捏着那女孩的胸,许久才对我说,问我这几天为什么不上工。我告诉他听家里的情况,他斜着眼睛对我说,问我知不知道我这几天不在工地上他损失了多少钱,然后问我媳妇多大,我告诉他38岁,他一脸的坏笑说什么老了,肯定不好玩。又问我女儿多大,我告诉他16岁,他对我说……”我实在说不不出赫老板对我说的话,停了下来。

    年长的警察又给我递来一支烟,然后拍拍我的肩膀,说:“兄弟,说吧,说出来对你有好处。”

    我大口大口地吸着烟,然后说:“赫老板对我说,让我把女儿给他玩玩,如果我愿意,把我娘把我媳妇都给他玩,要我们家祖孙三代陪他玩一回,他不单不欠我的工钱,还多给我三万块。我没有搭理他这个话,我还是想要回我的工钱,我就想知道他什么时候给我工钱。他却指着我的鼻子说,你他妈的熊样,不就一万多块钱吗,算个啥啊?你他妈的停工了停了五天,老子一天扣你一千块,你还剩多少?你现在回去把你家仨女的找来,我给你四万块。我再也听不下去赫老板的话,上前就用这把刀捅在他的肚子上,那女孩早被我的动作吓晕了。我也不知道我捅了多少下,开始赫老板还动,后来也不动了。我也没有理他,拿走了他放在桌子上那个包,后来我躲在一个小巷子里数了数,里面有10万多元,我只拿了我自己的工钱寄回了家,然后我准备把钱送回去的路上被你们带到这了……”

    我发现屋子一点声音都没有了,那个女警察也不再敲打电脑,用手背揩着眼睛,年长的男警察长长的叹了一口气,而年轻的牙齿紧紧地咬住自己的嘴唇,两个手握成了拳头……

 

 

原文出处:http://www.zgshifu.com/view.asp?id=15997&left=xsgs&lmid=394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45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